最新新闻

全国客户服务热线

浪潮翻涌,浙江新基建的万亿手笔_家居

发表时间:2020-05-09 23:56  浏览次数:  来源:

摄图网_500944098_banner.jpg

2018年12月9日,中央经济工作会议首次提出“新基建”的概念,将5G、人工智能、工业互联网、物联网定义为“新型基础设施建设”。

新冠肺炎疫情暴发以来,中国高层对新基建的重视程度显著提升。2020年3月4日,在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务委员会会议上,中央明确提出加快5G网络、数据中心等新型基础设施建设。

“新基建”七大领域

此后一个月内新基建被反复提及,但关于新基建的争议也不绝于耳。

 在中央定调下,各地政府纷纷付诸行动,但对于社会民间资本来说仍无法完全看清新基建的本质,特别是在当前中美贸易和疫情两大黑天鹅下更难以预判入局。

2020年4月20日,国家发改委召开了新闻发布会,官方在此前新基建七大领域的基础上,首次明确了“新基建”的范围——包括信息基础设施、融合基础设施、创新基础设施三个方面。

官方首次界定新基建范围

国家发改委创新和高技术发展司司长伍浩介绍,国家发展改革委将联合相关部门,深化研究、强化统筹、完善制度,并加强顶层设计,研究出台推动新型基础设施发展的有关指导意见。

自此,新基建该不该做,何时来做的争议有了清晰的答案:就是现在。

浙江,新基建交通规划助力长三角成世界级城市群

“数字化”是新基建的本质,而5G是新基建的主要建设抓手。在融合基础设施建设方面,交通则是重中之重。

2020年4月17日,浙江省召开“全面推进高水平交通强省建设动员大会”,会上宣布了两个宏伟的规划:“十大千亿”和“百大百亿”重大工程,其中包括沪杭超级磁浮、沿海高铁、环杭州湾智慧高速公路等百余个交通项目,总投资约3.6万亿元。3.6万亿元什么概念?这一数字甚至超过了2019年北京GDP的总值。

十大千亿工程包括沿海高铁、环杭州湾智慧高速公路、杭州萧山机场综合枢纽、千吨级内河航道、杭州都市圈环线、洋山港区整体开发、宁波西综合枢纽、沪杭超级磁浮、沪甬跨海大通道、沪舟甬跨海大通道等,总投资超1.2万亿元。

百大百亿工程则包括103个项目,总投资约2.4万亿元,涵盖公路、铁路、轨道、水运、枢纽等各种交通运输方式。

十大千亿.jpg.jpg

沪杭磁浮备受瞩目

2006年4月27日,中国首条磁浮线路在上海开通运营,西起浦东新区龙阳路地铁站,东至浦东国际机场,正线全长30公里,设计最高时速430公里,单向运行时间8分钟。

而沪杭磁悬浮项目原计划于2006年年内开工,2008年底建成,2009年试运行,2010年上海世博会开幕前正式投入使用。但该项目长期存在争议,开工时间被无限期搁置。

2013年4月,浙江省人民政府撤销沪杭磁悬浮交通项目建设领导小组。一直到2019年12月2日,《长江三角洲区域一体化发展规划纲要》发布,再次重新启动沪杭磁浮的规划:“长三角将积极审慎地开展沪杭等磁悬浮项目的规划研究。”

在十大千亿工程中,沪杭磁浮被提名为单一项目正式提出规划。沪杭磁浮全长约200公里,其中浙江段约105公里,是浙江省提出的“轨道上的长三角”全面融入上海规划中,6条接轨上海铁路线路中的重要一条。

沪杭磁浮建成后对于实现客货分线运输,有效缓解运输紧张状况,推动长三角地区一体化进程具有重要意义。

以沪杭磁浮为代表,新基建凸显产业升级“硬科技”

近年来对于磁悬浮的热度重新升高,尤其是此次作为浙江“十大千亿”最受关注的单一项目,除了近年来技术上的显著进步之外,最重要的是磁悬浮将极大程度上拉动整个产业链的供需增长,并缓解当前亟需解决的就业问题。

无论哪种原理的磁悬浮列车系统,都是由牵引系统、运行控制系统、车辆系统、线路轨道系统4个部分组成的。如果把磁悬浮列车比作人体的话,车辆系统是四肢,牵引系统是心脏,线路轨道是鞋子,运行控制系统则是大脑。

磁悬浮列车系统

此次沪杭磁浮的正式规划,为大批本土企业带来机遇的同时,也将刺激更多高精尖制造企业“蓄势待发”,加速迈向“中国制造2025”的脚步 。

沪杭磁浮产业链相关企业

中国经济看南方,南方经济看沪杭

2020新时代的开启,中国整体经济发展进入了新阶段。未来中国经济的南北之争也有了一个清晰的答案:南方将成为下一轮经济发展的绝对主角。

将2019年各省份GDP排名情况与2018年对比时,福建、河北、天津、吉林四个省份需要特别关注:福建排名上升2位、河北排名下滑4位、天津排名下滑4位、吉林下滑2位。除了福建,变动较大的另外三个北方大省排名下滑严重。

2019特变关注省级行政区GDP排名变化

随着经济大省河北省在2019年排名从全国第9位滑落至全国第13,这也意味着全国省级行政区前十的排名中,南北方省市的数量对比情况已经变为了8:2。仍然在榜的北方省份,仅剩下了第3位的山东和第5位的河南。

而排在山东和河南之前的南方省份,分别是第2位的江苏和第4位的浙江,二者都是中国省级行政区中的明星成员,又兼之长三角区位优势之巨大利好和基础经济体量、产业结构等多方优势,较短时间内,山东和河南的全国排名很难取而代之,更上一层。

而华北之外,东北、西北的经济增长全面放缓,包括天津、山西、吉林、黑龙江在内的多个北方省份,近些年的全国省级行政区经济总量排名持续处于下降期。

亿欧公司创始人黄渊普指出:“中国南北差距在进一步拉大。不包括港澳台,2019年南方16省市大陆经济总量的比重是64.6%,北方15省市为35.4%。最迟2021年年末,南方经济体量会是北方的2倍以上。”

对于北方来说,不必再因政绩与面子之争做太多重复性、低效性的投资,应把有限的财政预算更多地用于民生改善、产业重塑。在未来有新的不确定格局出现之时能及时的站出来。

而对于南方来说,旧的城市经济各自为阵发展的阶段也已结束,各城市在各自城市群的角色和定位也清晰的展现出来,应扬长避短,一同着力于构建世界级的城市群,是摆在当前最为清晰的一条路。而在当前,长三角无疑最有可能最先成为中国首个世界级城市群。

新基建的潮头,为什么是浙江?

2019年各省份GDP排名情况的前五名依然是广东、江苏、山东、浙江、河南。浙江增速达6.8%,在排名前五的南方三省中排名第一。

2019年中国省级行政区GDP排名Top5

浙江在如此大经济体量之下仍能保持高增速,得益于以杭州为代表的浙江省市已初步完成了产业数字化转型,而这正是新基建的最核心。

对制造业根基深厚、制造业企业面广量大的浙江来说,推动产业数字化条件得天独厚。产业数字化是浙江数字经济“一号工程”的重要主线之一,中小企业数字化转型的步伐也越来越快。

2018年5月国家网信办发布的《数字中国建设发展报告(2018年)》,浙江省“产业数字化”发展水平位列全国第一。通过大力推进互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和实体经济深度融合,2019年前三季度,浙江数字经济核心制造业、高技术产业分别增长12.8%、12.4%,分别比上半年工业增速快了1.2、1.4个百分点。

浙江局部的产业数字化转型已经完成,接下来要做的就是如何进一步加强浙江各地区与长三角城市群之间的协作,交通成为了最先需要解决的问题之一。

当前浙江省铁路网规模和路网密度仍然偏低,铁路基础设施与经济发展不匹配。区域铁路发展不平衡,省内个别区域尤其是浙西南区片,许多县市区仍无铁路覆盖。

此次浙江省召开“全面推进高水平交通强省建设动员大会”公布的“十大千亿”和“百大百亿”交通规划,从当前来看是为了拉动内需,缓解疫情带来的经济下行及一系列问题;从长远来看,一方面是响应新基建的号召,也是国家大计;一方面是对未来成为长三角世界级城市群的提前做好交通规划,进一步连接长三角各城市,加速产业的协同发展,打好底层基础。

2025年,浙江省将基本构建杭州至省内主要城市、长三角中心城市1小时铁路交通圈,至海西经济区及长江中游城市群3小时铁路交通圈,至京津冀城市群、珠江三角洲城市群5小时铁路交通圈,实现“市市通高铁、县县通铁路”。

结语

伴随着2020年的到来,新基建的浪潮正在翻涌之时。

中国与美国之间的关系再也无法回到过去,背后的根本则是“修昔底德陷阱”。面对未来的不确定性,任重而道远。

而同时美国也同样面临着“特里芬难题”,此时浙江交通规划的万亿手笔,将给中国新基建带来何种新的机遇?每个人都是这段历史的见证者。

网站首页|关于我们|产品展示|新闻中心|客户服务|联系我们|网站地图